时尚

宏哥临床一线的苦与乐

2019-11-09 13:21: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作者:宏哥 来源于医殇微信号

在临床上一线经常会遇到特别通情达理的家属,当然也会遇到一开始就存各类戒心的家属,甚至更会遇到一开始你看不出任何异样,到患者不好了突然露出狰狞面容的家属。

作为投诉接待人员,我自己也遇到这样几例。

产妇一、脑出血抢刀,博出一条生路

这位患者是一位年仅28岁的孕妇,因孕38+6周,臀位,妊娠合并高血压,头晕3小时于2月4日晚22时左右入院,入院时的血压是159/107mmHg入院后医师即予降压解痉等处理,随后患者病情进展迅速,出现恶心呕吐随即昏迷,立即在全麻下行剖宫产术,术后急诊头颅CT提示大量脑出血,破入脑室,神外会诊后当日急行右侧脑室引流,颅内压探测探头植入,术后ICU监护。

我知道有这位危重产妇在2月5日9时许。

2月5日下午,我被喊到ICU参与全院会诊,当时这位患者已经做完了剖宫产,颅内压探头植入,脑室引流等手术。其实我知道做为一个行政上的纠纷处理科室的人员,被喊去参与全院会诊,估计是大家对家属的态度接下来会怎样没有什么底。

宏哥临床一线的苦与乐

因为纠纷的发生通常是家属对疾病认识不够,特别是突然发生的事情心理上没有任何准备。而不良的预后,长期的治疗,巨额的医疗费用都有可能是不良情绪进一步集聚最终导致纠纷发生的原因之一。

听着临床一线几位医师对患者的病情的判断,对该患者的未来谁也没法确定。虽然已经做了脑室引流,颅内压探头显示压力不算高,但是脑室引流效果不是特别好,如果观察下来引流效果还是这样,可能明天还要再做一次手术,家属是否会有疑虑?是否会质疑我们的治疗?甚至是否会出现有些家属说我们的盐水导致了患者脑出血这种极端情况?

现在的医疗环境,大家谁都没法预料。

家属被喊了进来,当时在场的家属是患者老公及公公2人,我们先把整个病情回顾了下,因为患者昏迷时的血压尚不算最高,160/100 mmHg左右,告诉家属出血原因不明确,即使凌晨做了脑血管CTA,但因为有出血影响判断,是否真有脑血管畸形或其他得过了这个急性期才能进一步检查,目前情况是小孩因为产科介入及时,尚好,但是产妇本人目前情况危重,将来是否能醒,得看接下来的治疗是否顺利,而且是否会存在后遗症,我们也不知道,如果想转院,目前也暂时不适合转院......

进来的家属看起来就是非常老实,听着我们的所有不确定的阐述,就在那边,公公抹眼泪,患者老公红了眼眶。公公表示小夫妻是高中同学就开始谈恋爱,结婚了几年终于等到了这个宝宝,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边哽咽一边对我们各个科的医师都逐个握手千恩万谢,对治疗表示全力配合,没有一句质疑。谈话结束的时候,我对他们家属说,这样子,你们家属把小孩看好,小孩隔两天没啥只管出院好了,大人么,我们肯定尽全力抢救治疗。

等家属出去了,我对我们几位医生说:你们也看到了,这家人呢看上去人非常好,也请你们尽心拉,毕竟患者年纪还轻,能救回来甚至是恢复的再好点,也是对她家里人的帮助。

产科老苗同志就是她的主刀,也说:哎呀,就是当时看她家里人在手术前和手术后沟通起来态度特别好,也能理解我们医生,我也想着能帮帮他们就帮帮吧,就把我们家老叶(ICU专家)喊了出来,当时都凌晨3-4点了,假设他们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这样干的啊。

当然她家那位凌晨4点又试图把我弄醒,幸亏没得逞。

宏哥临床一线的苦与乐

之后我每隔1-2天就查看这个患者的电子病历,有时还与各科医师沟通了解治疗进展,恢复的情况......甚至有段时间还想去科室里去看看恢复的情况,虽然最后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成行。

为啥?因为那个产妇公公抓着每个医生的手不停的说谢谢的画面老是在我面前闪现。

2月6日因脑室引流不满意,再次全麻下行神经内窥镜脑室内血肿清除,脑室引流术,2-10日患者神志转清,呼之点头,有尊嘱动作,2-15日拔出脑室引流管,行腰大池引流动态复查CT,2月20日出ICU时左上肢肌力2+级,右上肢肌力3级,双下肢肌力2级,转神外继续治疗......

直到最近有次吃饭,神外的那位主刀喝了点酒,搂着我脖子,神里神气的和我嘚瑟显摆,那个产妇恢复的非常好出院了,说完冲着我嘿嘿嘿的傻笑。

产妇二、顺产为什么给我用缩宫素?

2月18日,办公室里来了2位60岁左右老年妇女,自称产妇的母亲,投诉称2月初一位产妇顺产,孩子生了出来以后为啥得了新生肺炎,说顺产的产妇为啥要给她打催产针?为啥要破水(人工破膜)?为啥要剪一刀(侧切)......

我在旁边越听越奇怪这不是很正常的操作么,站起来凑上去问你们认为的顺产是啥样的,解释了下为啥刚生下来的新生儿就会有新生儿肺炎的原因,甚至把顺产的知情同意书里的内容从电脑里调出来给她们看。最后我明确告知如果不理解可以问问其他医院,再不理解也可以起诉医院,见说不过我,这两位起身骂骂咧咧说就知道投诉你们会推,和你们医院打官司,老百姓怎么可能打的赢......

事后我打了个电话给前文所述老苗同志,倒不是问这位产妇的情况,而是问那位脑出血产妇的情况。到最后,老苗同志突然问了句,有没有人过来投诉啊?我说,有啊,就刚刚,原本我想着说句你们产科是不是对产妇及产妇家属顺产剖宫产的教育不够啊,结果被老苗同志说了一通这两位老年妇女的奇葩事给吸引住了。

原来她们上午就冲到医院产科去找医生投诉了,一个自称是产妇的母亲,以前没看到过,一个么说是婆婆,但是婆婆呢老苗同志之前看到过,明明不是这位,也解释了有半小时以上了,结果两个人就是听不进,最后两人也是转身走了,小医生听到她们嘟哝了一句:“不是投诉了就可以赔钱了么?”,险些气的喷口老血。听得出,老好人脾气的苗主任也气了。

......

临床一线总是快乐与痛苦并存的。

患者预后好,家属理解、支持、肯定、感激,他们是快乐的。我看到过医师朋友圈里为了家属说了句“大妈没钱,不知道怎么感谢,就抱下你吧”而感动快乐。也听过,即使病人因为疾病原因住院了大半年都没好转,但患者儿子对主管医生特别认可,十分感激,有次可能喝了点小酒,晚上拿了个非常丰满的信封一定要塞给主管医生,因为知道他经济压力也比较重,给拒了,说给老人买点营养品吧,结果一个40好几的大男人在我们主管医生面前哭的像个小孩,说起这事的时候,我都听出医生声音中的满足感。

患者预后差,家属质疑、辱骂、殴打、投诉,他们是痛苦的。在患者术后发了呼衰,进了ICU后,2个儿子又是打滚又是质疑和投诉,术前谈话的年轻医师十数天沉默寡言,夜里睡不好觉,和我说哪怕干活没啥钱,特别累都可以忍,但是遇到这样的耍赖的家属,实在是太伤人心了,这种环境让人绝望看不到希望所在。

这就是人间,一线感受的特别的透彻,这可能也是医疗行业区别于其他行业的最特别之处。

虽现实目前无法改变,惟愿所有临床一线快乐多点,感动多点,少点绝望与愤怒吧。

深受男人喜爱的壮阳药伟哥万艾可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产地

威尔刚台湾授权官网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