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八卦

结婚才2月公公操办生日叫我回家一趟他提出这么不要脸的要求

2019-11-10 01:33: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结婚才2月公公操办生日叫我回家一趟他提出这么不要脸的要求

这么一听,何丽心情稍微顺了一些,但仍止不住叫唤:“林晴晴那个妈,仗着家里有点钱都用鼻孔看人了,要是下次她再敢欺侮你,我泼硫酸的心都有了,你说你向晚,在商场上的那股狠劲去哪了,怎么遇上林晴晴那贱人你就这么忍气吞声的呢,要是我,我一定撕烂那贱人的脸,我……“

“我说你能淑女点吗?没见这里还有人在啊!”叶向晚捂住何丽嘴巴,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旁边,顺着她眼光何丽也看到一直站立在原地,1脸平静听着他们对话的男人。

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不下于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轻轻靠在栏杆上,嘴角带着微微的笑,帅到人神共愤的脸真的找不到形容词来表达,特别是那双静如死海的眸,深不见底,却是一眼便能让人再也移不开视野。

何丽不敢置信的拉着叶向晚,神经直条的她忍不住惊呼:“哇塞,向晚,这男人比楚子太好太多了,不会是你的新男友吧!”

“你说什么呢,刚才是楚总帮了我,别乱想。”

“你好,我叫何丽,是向晚的好姐妹,听向晚说是你帮了他,为了表示感谢向晚请你吃饭,包间就在那边,帅哥可否赏个脸?”何丽那反应真的是夸大到不行,如果不是她深爱着邓烨,叶向晚都要以为这货看上了楚煜申呢,何丽自然熟的向楚煜申伸出手,继续着她雷人的话:“楚总,我们家向晚还是单身,如果你也是单身的话不介意我替你们搭搭线吧?如果我女友也许无意的话也没关系,大家做朋友吧,赏个脸先握下手呗。”

“丽丽……”叶向晚真的想挖个地洞跳下去。

这该死的女人,真是看到优秀的男人就恨不能立马跟她拉郎配,赶紧将她嫁掉。

“楚总,谢谢你两次解围,真的感谢,丽丽,我们走啦,把你小心思收起来,真是的!”叶向晚只想赶紧把这丢人的女人拉回去还给邓烨,平时她热心也就罢了,丫的这次居然这么直白,真的好想死。

“你好,我叫楚煜申,刚好现在还没吃晚饭,如果叶小姐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吗?”楚煜申不但回握了何丽,并且主动开口说要和他们一起吃饭。

叶向晚只能用惊讶来形容,何丽则是高兴的狂点头:“好好好,楚先生,包间在这边,我们走。”

一进包间,邓烨先是看到叶向晚衣服上的红酒还没来的及开口问就看到何丽拉着一个男人十分开心的走进来,脸都黑了,“丽丽。”

“邓烨,我给你介绍啊,这个是楚总,楚先生。”没理睬邓烨的表情,何丽拉开了叶向晚旁边的位置,“楚总你坐向晚身边啊,你要吃什么,反正今晚是向晚请客,你帮了她两次,狠狠的宰她一顿,别担心,多贵她都请的起。”

楚煜申是何许人也,自然看到一边邓烨吃醋的神情,不禁轻声1笑:“这位是?”

“对,我忘了介绍,这是我男朋友邓烨。邓烨,这是楚煜申,他刚才帮了向晚,所以向晚请他和我们一起吃晚饭。”

邓烨一听何丽的话再看向晚无奈的表情自然就懂了,镇静的脸和缓很多,礼貌的向楚煜申打招呼:“你好楚总,我叫邓烨。”

“你好。”

“向晚,你真是的,楚总帮了你,好歹你要问问楚总要吃甚么啊。”何丽递过来菜单,看着叶向晚气的牙痒痒,这死板的女人,这优质男,她要是再错过了她一定和她没完。

就算想阻止也来不急了,人已坐下,向晚只得接受现实,将菜单递到楚煜申眼前,“为了表示感谢,楚总看看有什么喜欢吃的菜,如丽丽说的那样,随便点,不要手下留情。”

“这是自然。”楚煜申认真的看起菜单来。

“那个,邓烨,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你陪我去上下洗手间吧。”何丽给邓烨使了使眼色,不要太明显,邓烨立即站起身同意下来,离开时何丽瞪了叶向晚一眼,想表达的意思是说让她对楚煜申态度好一些。

等到包间只有他们两个时,楚煜申也放下菜单,扭头看着叶向晚,1脸精明:“你的好姐妹恍如想要撮合我们两个。”

“既然要用肯定的语气,为什么又要加两个疑问字眼呢!她就是那么想的。”面对楚煜申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的人,没必要隐瞒,也无需隐瞒。

“叶小姐,那你觉得如何呢?”

“什么如何?”

叶向晚搞不清楚楚煜申眼里的认真是什么意思。

“我需要一个妻子,你需要一个丈夫。”楚煜申更加直入主题。

叶向晚一惊,不过很快收回情绪,冷冷的看着楚煜申,“所以你是要像电视剧情节那样扔给我一份合同,让我签下字,契约结婚?”

她是需要婚姻没有错,但这不代表她能随意就找个男人嫁了。

“叶小姐,你有你的事业,我有我的事业,那种老情节已经过时,我要的是事实婚姻,也就是一辈子一双人,婚后我们互不干涉,但唯有一点,我需要的是忠实,亦如我会从一而终。”

“呵,没有感情的婚姻有谈甚么忠实,楚先生,我其实不觉得我和你之间可以谈论这样的话题,别忘了你是楚子飞的哥哥。”

对话没法继续下去,负面情绪几乎占满大脑,这顿晚餐也没法继续下去,叶向晚径直起身:“抱歉,改天重新约时间请你,我已没法保持感激的心态对你,再见。”

去收银台台埋好单,叶向晚正欲离开,却意外的看到楚子飞一家和林晴晴一家走出来,楚子飞去了收银台结帐,林晴晴在看到她第一眼就向她跑了过来,“向晚,今晚真的好巧啊,结帐也能碰上。”

“是吗,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一生不要有这样的偶合。”

受够了带着面具示人的林晴晴,叶向晚看也不想看她一眼,转身就想离开,“向晚,你的衣服……”

洗手间的一幕再次重现,林晴晴拉着向晚的手,1脸惭愧:“真的很抱歉,我替妈妈向你道歉,你这件衣服脏了不能穿了。”

“能不能穿好像与林小姐无关。”

这话1出,成功看到林晴晴的脸色1白,在她再次装出愧疚的神情前,叶向晚再补了一句:“想要故技重施也要看看这里有没有摄像头,从此以后不要来烦我。”推开她紧抓的手,叶向晚转身就走。

“向晚!”

林晴晴悲戚的声音在酒店大堂响起,透过眼前的玻璃窗户她看到林晴晴满脸泪珠的在原地对着她背影伤心开口:“真的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可以谅解我,我和子飞是相爱的,请你玉成我们。”

她的声音将收银台结帐的楚子飞引了过来,连忙快走到林晴晴身旁温顺的替她擦干眼泪,心里一阵难受,心疼的不行:“晴晴,你怎样了。”

“子飞,我真的希望向晚能谅解我们,不然我真的不能理直气壮的跟你订婚。”

楚子飞的眼光从林晴晴身上移开落到自己身上,那眼光有失望有指责,“叶向晚,再怎样你们当初也是好朋友,你难道就这么绝情吗?”

呵,真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现在不管新欢对与错都是她的不对,想一想也真是可笑,那个曾说要保护她一生的男人转眼间就已抱着她曾的好姐妹指责她。

“叶向晚,你别太过份了,是不是那杯红酒对你来说太轻了!晴晴和子飞是两情相悦,你在这里摆出一副人家欠了你几十万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林晴晴的母亲看不过去自己女儿如此委屈,站出来指责叶向晚。

楚父,楚母的视野也被吸引了过来,毕竟是自己的儿媳,楚母关心的询问:“子飞,晴晴这是怎样了,你们和那位小姐认识吗?”

“她叫叶向晚,是子飞的前男朋友,曾和我们家晴晴是好姐妹,分手以后晴晴和子飞走到了一起,但她一直说是晴晴抢了子飞,这些年一直对晴晴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晴晴不但不跟她计较反而想跟她做回好姐妹,看看她那副欠了她几百万的样子,真是怪我们晴晴太依着她了,生的卑下就算了,找上子飞还以为飞上枝头了,惯的一身毛病,你以为豪门是那么容易进的吗?”

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林晴晴的母亲就对自己没脸色,那时候她以为或许是她不讨喜吧,不过今天看来不是自己不讨喜,而是从一开始林晴晴就将她说的万分可恶,不然为何她抢走了自己男友,到头来却成了她纠缠不清呢?

楚子飞听到了林晴晴母亲的话,好看的眉微拧着,这不是事实,不过他却没有张嘴解释,即便对叶向晚有惭愧,光是今天她就害的晴晴哭了几次,不值得他出口。

“妈,你怎样可以这样,不是这样的,是我对不起向晚,不管怎样向晚都是我的朋友,我不允许你这样说她。”虽然说着不允许,但她一脸的伤心却让人感觉她是刚走失而归的小孩,拉着妈妈的手寻求温暖,不愿放开。

林母瞪了她一眼,恨铁不成钢:“晴晴啊,你听妈的话,像她这类低下的女人不值得你把她当朋友!分手了都能还子飞纠缠不清的人哪有什么好品行,别再理她了。”

啪啪,此处有掌声,大家纷纭看着拍手的叶向晚,眼神各异。

“林小姐,麻烦听你母亲的话和我保持距离,我们真的就不是1路人,朋友这个词以后就不要说出来恶心我了。至于林晴晴母亲,对你刚才说的话我有必要提示你,是你女儿在我和楚子飞恋爱关系间横插一脚,也就是所谓的小3,固然,演技不行,所以我惨败,惹不起我躲的起,虽然你们自认高贵,而我也能自识其力,并没有想要攀附的意思,所以麻烦高贵的你们以后离我这类低下的人远一点,不要1看见我就跑过来跟我道歉求谅解。”

“能背着我**的男人都是渣男,你认为我会像某人一样贱到对渣男恋恋不忘吗?别光顾着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叶向晚根本不屑于和你们有什么关系,麻烦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林晴晴小姐,以后就别出来恶心人说求谅解之类的话了,当初背着我脱光了和楚子飞上-**的时候怎样没说由于怕伤害我而阔别他,我叶向晚不会招惹你们,也请你们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甚么该死的爱,什么该死的感情,就让它烟消云散吧!

用何丽说的话,渣男配贱女绝配。

“子飞和晴晴就要订婚了,你这个贱人有多远就滚多远,别再出现,否则我才对你不客气!”

林母见自己女儿被骂心里自然气不过,冲着叶向晚离去的背影扯着嗓子大骂了一句。

小插曲结束,林家和楚家各自离去。

劳斯莱斯车上,楚寻脸色很沉重,似在寻思着什么,一直想不通,连妻子找他说话也没恍了神,“老公,你怎样了?”

马思正和楚子飞说着订婚事宜,时不时的询问楚寻主意,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马思不得不提示,楚对回过神来老谋深算的眼轻轻1眨,换上**溺的笑容看马思:“怎样了?”

“我和飞儿正在商量具体的订婚细节,期望你给主张呢,你发甚么呆?”

从凤华轩离开到现在也好一会儿了,父亲一直都在走神,楚子飞也有些疑惑:“爸,你这是怎样了,以前历来不曾见你这样。”

“子飞,刚才在凤华轩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

“楚寻,你干嘛问她啊,没听晴晴母亲说她和子飞分手了一直纠缠不清吗?”马思觉得提那个女孩挺扫心情的,有些不满。

楚子飞也觉得父亲突然提起叶向晚来害的他心情闷闷的,虽然不想提,但他以为父亲是想问到底怎么回事,有些不情不愿的开口:“她叫叶向晚,不过爸,我和她已分手了,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叶向晚……”楚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陷入沉默。

本来也没什么惊奇的事,但楚寻这个做法却让马思和楚子飞紧张了起来,楚子飞拧着眉没立即开口,一边的马思却是忍不住敦促:“唉呀老公,你这唱的哪一出嘛,别弄的我和飞儿紧张,到底什么事。”

“刚才我好像听晴晴母亲说那个姑娘很卑下,子飞,你了解她吗?”

“爸,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事呢!”楚子飞提起的心瞬间落下了,他以为一向死心眼的爸知道他和叶向晚有段情会让他有个交待,结果一听是这个,楚子飞有些不耐烦,“有什么好了解的,上学的时候全身上下都是地推货,历来没见过她穿名牌,也很低调,对家里的事更是提也不提,估计是由于自卑吧。”

其实楚子飞会那么快和林晴晴在一起的缘由也是由于他知道叶向晚那种家庭的人是不可能和他有以后的,而且她太高傲,明明各方面都比不上晴晴,但她给人的感觉却高高在上到让人喘不过气,哪怕当初相爱的时候他都觉得摸不清她心里在想什么,他需要的是一个事事都听他话的温顺女孩,而非叶向晚那种强势的人。

“当初我们势在必得的浅水湾那个项目,当时公司评估调查的价格很符合开发商的意思,价格很也高,但最后却被叶氏抢走,听说她给的价格比原来的还低了一个百分点,最后调查说是他们叶氏的经理搞定了开发商,最终拿下竞标的人就叫叶向晚,而且她还是叶氏千金,因为比较低调,所以外界无从得知。” 话刚出,楚子飞就立即否定了,“爸,怎样可能会是她!你不知道当实读书的时候她是有多穷,真的连件略微贵点的衣服都买不起,更别提出去花钱吃东西了,就是一个普通家庭的人,她怎样可能是叶氏千金,更不可能是叶氏总经理,更不可能是挤到几家强劲对手终究拿下浅水湾的人,我和她在一起几年,她要真是叶氏千金,至于会因为节约钱而饿肚子,抛下玩的时候去打工赚学费吗?绝对不是这个叶向晚。”

他相信叶向晚毕业后可以有份能养活自己的白领工作,但叶氏总经理绝对不可能是她,她曾告知过他,她就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父母离婚,她跟着父亲生活,高中开始就打工赚学费的人怎么可能是叶氏千金,乃至是叶氏总经理。”

“那可能就是同名的吧,如果真的是这个叶向晚,而且她还和你有段情并对你依依不舍,那爸爸告诉你,她和林晴晴,爸爸中意叶向晚。”

一个210六岁就能有这么大作为,并且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女人,如果嫁到楚家,他再也不愁自己提前退休后楚子飞会搞不定楚家了。

“爸!”

楚子飞是凌乱的,由于叶向晚根本不可能是叶家千金,而且就算是他心里爱的也是林晴晴。

虽然对父亲说的话完全不置信,回归沉默的楚子飞刚还自信满满的面容却变的有些迷离,经过父亲这样说,他这才想起来,几年的时间他好像真的不了解叶向晚,从在一起开始她都非常低调,后来因为和林晴晴成了好朋友,反而是林晴晴比较高调,经常听她讲她请了叶向晚吃什么吃甚么,几乎没有听说过叶向晚请客的,时间久了自然就觉得叶向晚家庭条件不好。

其实楚子飞不知道,就连当时的叶向晚也不知道,不是叶向晚不请客,而是每一次林晴晴都会第一时间抛出钱包对叶向晚和何丽抱怨她每个月的零花钱根本花不完,一点也不给他们请客的机会,乃至是求着叶向晚他们帮着她花钱,久而久知,他们也习惯了身边有个钱用不完的千金大小姐。

可谁知背后的她竟然拿着这个去找楚子飞表示自己的善良?间接向楚子飞说她的家境殷实,他们两个才相配。

不管表现的多淡定,装的多不在乎,只有在转身以后才露出伤痛的自己,5年多少个日日夜夜,不过分手一年,他们去美国以后她还能不看,不听,不想,回来以后那种真实的冲击感,压的向晚几乎喘不过气。

买醉,不仅是男人才喜欢,这一年里,叶向晚也习惯了用酒精来麻醉自己。

“楚总真的是一针见血,一点解释的机会也不给我们啊。”

酒吧一处,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士正在做着离开前的最后交谈。

在商界,楚煜申的狠戾果决是出了名的,所以对方公司这样说他的时候,带着冷冷的笑意:“张总说笑了,不过是大家立场不同,我们也只是为各自的公司争取最大的利益罢了。”虽然有笑意,但张总却是感受不到一丁点暖,反而觉得周遭的空气都冰冻住了,让他没法呼吸一般。

想要抬头与楚煜申对视回话,明明年龄比他大一圈,但不知为何张总却没能在那双看似淡漠的眼神下坚持下去,只得微低头侧开,“楚总,张某知道了,回去一定好好改正,希望下次能给我一次机会。”

楚煜申没再回答,脸上的笑意也渐渐回冷,一个刚排的号的公司也想让他楚煜申许诺,不配。

张总深知自己还不够格,也没多说,堆着笑点头哈腰,“楚总,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先走了。”

“张总,我们就这样走了?”

几步外,秘书在确定此时对话不会被旁人听见才小声的询问,好不容易和楚总有一件见面的机会,难不成合作就这样谈崩了?总裁等这件机会可是费了不少人力财力,结果不到五分钟就走人。

张总未尝不感到气愤,但是他又能如何,实力摆在那里,小心看了看刚才离开的地方,张总连着深呼吸了几下才接受这个事实,“不走能怎么办,别看楚总看起来挺亲切的,他在商场上的冷血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杀人于无形就是这样,我可惹不起他。”

“是……”

结婚才2月公公操办生日叫我回家一趟他提出这么不要脸的要求

伟哥是什么_什么是女用壮阳药

伟哥要服用多久才有效果

印度哪里卖神油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